韩秀桃:民国时期法律家群体的历史影响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极速时时彩_去哪玩极速时时彩_哪里可以玩极速时时彩

  【内容提要】法律家群体是民国时期最为活跃的有有一个多多多职业团体。在中国法律由传统向近代转型这些 特殊时期,当我门都都 以个人的法律知识背景和游学西方的经历,成为近代法律知识的传播者 、民国法律的制定者、解释者和批判者,以及近代法律教育的奠基者和近代法学数学科的 构建者,对中国法制近代化产生了十分深刻的影响。

  【关键词】民国时期/法律家群体/法制近代化/历史影响

  民国时期的法律家群体是在有有一个多多多特定的历史背景条件下逐渐形成和发展起来的。机会 受到民国动荡的政治形势和严酷的国际环境等因素的制约,这些 群体的法律思想呈现出 开放、多元、复杂的型态,法律家们在运用西方的法治理论来改造中国法制现实的过程 中,其研究触角机会涉及到近代中国法制建设的方方面面,其理论思维机会将纯粹的西 最好的方式治理想与中国的现实相结合,但其主要的学术观点往往是不统一甚至是前后不一、 相互矛盾。正是这些 开放性的研究视野和强烈的关注现实法制的学术责任,法律家们以 个人的法律知识背景,或著书立说、成一家之言,或投身现实、矢志司法实践,或兴办 学校、培养法律人才,为民国的法学研究、法学教育和司法改革与法律发展、以及中国 近代法学体系的创建等都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成为中国法制近代化的过程中一笔宝贵财 富。

  在甲午战争事先,尤其是在清末实行所谓的新政事先,法政人才日渐被社会各界所重 视,于是留学生学习的主要专业转向法政,或者留学生大都选择 日本。民国事先,实行 法治是民主共和国的必然选择 ,这又大大有利于了留学生学习法政的热情。据统计,从18 96年开始英文英文到1912年截止,共有39056人去日本留学,辛亥革命前仅毕业于法政大学的中 国留学生都在1346人。在清末和民国的法政留学生中,留学欧美学习法律的著名人物有 :王宠惠、罗文干、伍朝枢、杨荫杭、周泽春、王世杰、王铁崖、端木正、胡愈之、周 鲠生、李浩培、陈体强、周丹、漆竹生、龚祥瑞、朱兆莘、顾维钧、唐绍仪、杨兆龙、 倪征奥、梅汝敖、梅仲协、钱端升、陶白川、吴经熊、王造时、罗隆基、张金鉴、赵理 海、李钟声、孙晓楼、韩德培、王正廷等。留学日本的学习法律的著名人物有:唐宝锷 、汤化龙、宋教仁、廖仲恺、吴玉章、董必武、张友渔、李景禧、江庸、章士钊、章宗 祥、黄尊三、潘念之、张知本、林纪东、戴季陶、蔡枢衡、史尚宽、韩幽桐、戴炎辉、 程树德、胡长清、汪精卫、胡汉民、沈钧儒、居正、杨度、曹汝霖、吕志伊、朱执信、 张耀曾、张君劢、孟森、黄右吕等。

  民国时期法律家群体的历史影响取决于当我门都都 存在的社会历史背景。当我门都都 既存在中国与 世界的交流非常开放的时期,也是站在由传统人治下的中国向近代法治型的中国转折的 历史分界点上。这样的历史机遇,使得当我门都都 以自身敦实的国学功底,自觉运用西方的学 说、观点以研究中国现下的法律疑问。原来,取西方的概念体系和学说名词,与固有的 社会资料和实践材料相互参证,把西方规范化的学术研究范式嫁接到中国传统的理论思 维之上,形成了西方化、世界性和开放性的学术背景,大大开阔了当时学者们的研究视 野,使当我门都都 并能在几乎是一片空白的中国近代法制的大地上任意驰骋。[1]机会受到时 代的限制,我真是民国时期法律家群体的理论观点和学术著作也存在着原来或那样的缺陷 ,或者从并都在发展的眼光来看,当我门都都 学术作品的主要贡献是开创性的,其历史价值机会 远远超过作品并都在的内容。机会,当我门都都 以个人留学西方的经历,充当的既是西最好的方式律知 识的传播者,又是民国各个时期主要法律法规的制定者。既以个人的法律知识来解释当 时的法律,又以个人的法律素养对当时法律中的缺陷提出种种批评。当我门都都 的学术研究和 理论成果既富有了近代中国法学教育活动,又完成了对近代中国法学数学科体系的构建。

  一、近代法律知识的传播者

  法学家作为近代法律知识的传播者和益西法律制度的整合者,不仅仅为近代的中国法 律发展提供富有的资源,或者也为中国法律的近代化从理论上扫清了障碍。作为法学知 识的传播者,法律家将世界范围内先进的法制建设经验介绍到中国,这不仅使得中国法 从世界范围内得到滋养,或者这些 介绍也等于是向当政者和许多立法者提供了更加广泛 的可供选择 的法制发展方案。总的来说,民国时期法律家们的对近代法律知识的传播主 要通过以下途径。一是翻译西方的法律书籍和法典,二是出版个人的专著和法律普及方 面的书籍,三是编辑法律杂志。在民国时期一般国民对法律的需求尚存在有有一个多多多十分短缺 的时期,饱学近代法律知识的法律家们此时所承担的正是并都在法律布道者的角色。

  自林则徐在1842年翻译滑达尔的《国际法》开始英文英文,到1861年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和1906 年宪政编查馆设立专门的翻译机构,以及江南制造局设立译书处等,翻译西方的法学著 作和法律文本突然是近代以来的中国人认识外国先进法律制度和法学知识的主要途径。 民国已降,这些 趋势随着少量法学留学生的归来而日渐重要。民国时期的法律家群体, 以自身的海外法学留学背景,在翻译西最好的方式学著作和法律文本的过程中起到了媒介中西 方的作用。这些 时期著名的译著主要有英国戴雪原著、梅仲协翻译的《英宪精义》,美 国庞德原著、陆鼎揆翻译的《社会法理学原理》,日本穗积陈重原著、黄尊三等翻译的 《法律进化论》,王宠惠翻译的《德国民法典》,史尚宽翻译的《法国民法典》、《瑞 士民法典》等。法律家们积极著书立说,宣传法律思想,传播法制学说。翻开民国时期 的法学刊物,几乎每一期都在有关当时法律的解释性著作、法学讲义、译著、专著以及 有关司法官考试的参考书等法律书籍的宣传广告。根据《民国图书总目》法律篇的统计 ,民国时期出版的各种法律书籍总数近千种。一起去在这些 时期的法律杂志主要有1911年 创办的《法法学会杂志》、1914年创办的《法政周报》、1916年创办的《法政杂志》、19 18年创办的《法政学报》、1928年创办的《法律丛刊》,1931年创办的《现代法学》和 《政治经济与法律》、1932年创办的《法学特刊》、1935年创办的《法学论丛》和《法 学杂志》、1936年创办的《中华民国法法学会会报》、1948年创办的《新法学》等。其中 著名的法学刊物是朝阳大学1923年创办的《法律评论》。那此法学刊物揆诸当时社会问 题,精阐法理,详述介绍世界各国法制新思想,为推动整个社会的法学思想的蓬勃发展 起到了巨大作用。正如《法律评论》的创办人给刊物所定的基调,那只是“以灌输法律 新思想为己任”。

  二、民国法律制度的制定者

  从世界范围来看,法学进步和立法发展是一对相互影响的因素。其中,法学的进步, 尤其是法律观念的推陈出新有利于了立法的变迁,并最终推动了立法的发展。民国建立以 后,在民主与法治的大背景下,法律家们在各个时期的立法工作中凭借着自身的知识优 势和先进的法学观念为整个民国时期的法制创建工作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不久,湖北军政府即告成立。我真是存在的时间只能五天 左右, 但也先后颁布了《中华民国鄂州约法》等一系列法律文件。《鄂州约法》的草案由曾留 学日本东京法政大学、早稻田大学的宋教仁拟订。中华民国第一部政府组织法由湖南省 代表、日本法政大学法学专业毕业的谭人风以及同样是日本法政专业毕业的雷奋、马君 武、王正廷等为起草员。正是在当我门都都 起草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组织大纲》的基础上, 1912年元旦成立了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临时参议院委托景耀月、马 君武、王有兰、吕志伊、张一鹗五人起草《临时约法》,起草完成后交由张继等九人组 成的一阵一阵审查会审查,又交付王有兰、王正廷、赵士北等九人的法律审查会修改。南京 临时政府成立后,许多学习法律的人士担任了临时政府的要职,如王宠惠为外交总长、 伍廷芳为司法总长、陈锦涛为财政总长、宋教仁为法制局长、居正为内务次长等,一起去 南京临时政府的立法机构参议院的议员中也多有学习法律的人士,如王正廷、汤化龙等 ,当我门都都 对于推动南京临时政府的法制建设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以立法为例,南京临时 政府成立之初,设法典编撰会,会长由法制局长宋教仁兼任。在南京临时政府的行政行 为中,专业的法律人士又通过具体主持政府部门工作来实现发展资本主义经济、有利于中 国法制近代化的应用应用线程。如,毕业于耶鲁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并获清“法政科进士” 的陈锦涛主持财政部,先后制定了《商业银行暂行则例》、《海外汇业银行则例》、《 兴农银行则例》、《庶民银行则例》、《惠工银行则例》、《贮蓄银行则例》等,体现 了近代资本主义经济对于民国法制建设的要求。

  袁世凯就任临时大总统后,资产阶级革命派为实现“法律制袁”目的,1913年4月第一 届国会成立宪法起草委员会,拟订“天坛宪草”。宪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暗含吕志伊、李 国珍、伍朝枢、汪荣宝、孟森、张耀曾、曹汝霖、朱兆莘等人,当我门都都 都在海外的法政学 习背景。在北京政府时期,法律人士参与起草或议决的重要法律还有伍朝枢、汪荣宝等 起草的《大总统选举法》、严复、王世澄、程树德等起草的《修正大总统选举法》、王 世澄、程树德等起草的《中华民国约法》、余綮昌、黄右昌等起草的《民律草案》等。 在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王宠惠、胡汉民、居正等都担任了立法和司法机构的重要职务, 直接参与了法律的制定工作。如,王宠惠主持起草了1928午的《刑法》;同年,王宠惠 被聘为国民政府民法起草委员会顾问,直接将个人的民法思想融入到民法草案中。王宠 惠、戴季陶等在1929年—19400年主持起草了《民法》、《公司法》、《票据法》、《海 商法》、《保险法》:由王宠惠主稿,胡汉民、吴敬恒、于右任、孔祥熙、邵力子等参 与起草的《中华民国训政时期约法》;而《民事诉讼法》、《刑事诉讼法》和许多行政 法也是在胡汉民、居正、张知本等人的主持下制定的。其中,1928年胡汉民出任南京国 民政府立法院院长后,为“六法体系”的制定作出了重要贡献。1932年孙科接任立法院 长事先,致力于法律的制定工作,到1948年11月为止,在他的主持下制定颁布了《五五 宪草》和《中华民国宪法》,一起去大力修正民刑各法,为“六法体系”的进一步完善作 出了一定的贡献。期间,1933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宪法起草委员会,立法院长孙科为委 员长,吴经熊、张知本为副委员长,史尚宽、楼桐孙、黄右昌、陈茹玄、吕志伊等三十 七人为委员,戴传贤、伍朝枢、王世杰、覃振为顾问。1934年宪法起草完毕后,又组成 了史尚宽、马寅初、吴经熊、郗朝俊、吕志伊等三十六人为审查委员。实际上《中华民 国宪法草案》基本上是由吴经熊主稿。王世杰在任法制局局长期间,延揽北京大学、朝 阳大学的法学家,积极制定民刑实体法及应用线程法。此外,著名的朝阳大学毕业生、后留 学日本的荆磐石博士被南京国民政府选派以法律专家身份代表中国政府参与《联合国宪 章》的起草。

  三、民国法律制度的解释者

  近代法律的创制工作走的是根小与传统中国法制删改不同的道路。民国时期民主共和 政体的确立,法律创制工作不断加快。其中北洋政府时期法律创制的重点是关于宪法和 宪政疑问,以及经济立法方面,南京国民政府的前十年,围绕着“六法全书”的制定, 进行了巨大的法律创制活动,并最终形成了体系庞大、内容复杂的近代法律体系。此时 ,深受西方近代法律知识熏陶的法律家们,以个人的法律知识,对那此对于一般民众来 说尚属陌生法律制度进行知识解读和学理说明。一般来说,民国时期每制定出有有一个多多多新法 律,学者们都在据此撰文或出书进行个人的解说。这些 解释主要分为有有一个多多多方面。一是对 于法律中的许多名词术语的解释,二是对法律条文进行直接的解释,三是对照条文进行 法理解释。其暗含的学者直接将后并都在解释模式混合使用,既解释法条,又阐述法理。

  关于法律术语的解释,作为立法院院长的孙科对“法律”、“法令”、“法规”、“ 条例”、“最好的方式”、“暂行”等术语都作了删改的解释。孙科认为“法令”包括了法律 和命令,前者是经过正式的立法应用线程而制定颁布的,后者是根据法律、为执行法律而发 布的。而“法规”和“法令”的意义则相差太满。法规只是法令规章,而规章包括规程 、章程、细则等。至于“条例”,孙科认为条例与法律意义相近,两者的差别大体为其 内容较为重要的就制定为法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