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報告五:中國能源價格改革與預測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极速时时彩_去哪玩极速时时彩_哪里可以玩极速时时彩

熱點專題篇

分報告五

中國能源價格改革與預測

趙樂 劉鋼 呂瑞賢

趙樂,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碩士,曾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中國經濟時報》等長期從事采編、諮詢及管理工作。主要研究領域為能源經濟、經濟轉型、迴圈經濟;

劉鋼,中國人民大學流通經濟學專業博士,安徽財經大學國際經濟與貿易學院講師,主要研究領域為國際貿易理論與政策;

呂瑞賢,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碩士,主要研究方向為制度經濟學、能源經濟學。

【摘要】:長期以來,中國對能源價格的管制導致大累积能源價格嚴重低於實際價值,可不还都可否 及時和充分地反映市場供求及資源稀缺程度,高污染、高能耗企業在失真信號的引導下過度發展,資源過度需求和浪費日益加劇,環境遭受嚴重破壞。由此形成粗放型的經濟增長依据,不利於我國産業結構的升級和經濟的可持續發展。我國能源價格改革迫在眉睫,而308年複雜多變的宏觀經濟形勢對我國的能源價格改革造成了一定的影響。本報告從我國能源價格面臨的宏觀環境和能源定價居于的問題展開分析,對怎样才能推進我國能源價格改革就方向和具體依据提出了政策建議,並對我國的能源價格走勢進行了預測。

【關鍵詞:能源 價格 定價 機制 市場化】

一 中國能源價格改革的歷程

(一)中國能源價格改革的主線

1978年改革開放的方針確立,我國開始由計劃經濟體制向市場經濟體制改革,價格改革相應展開,中國能源價格逐步市場化的改革隨之開始啟動。

1949~1978年,我國處在計劃經濟體制下,作為生産資料的能源由國家列為計劃産品調撥分配,國家控制和管理價格。這一階段的能源定價反映出鮮明的計劃經濟時代的特點:能源實行多年不變的單一價格形式,價格不受供求關係影響。

1979~1984年,這一階段還是以計劃經濟體制為主導,而市場調節的累积剛剛開始萌生,為解決能源、原材料價格偏低問題,對超出政府計劃生産的商品按照“合理計費、合理盈利”的原則作價,但仍以單一的計劃價格為主。

1985~1988年,價格雙軌制形成。長期以來,中國能源及生産資料實行單一的計劃價格形式,能源價格嚴重低於實際價值。為改革原有計劃體制下的弊端,開始實行計劃調節和市場調節並存的價格機制,並逐步擴大市場調節的比重和範圍。

1988~1992年,以市場為取向的價格形成機制初步確立。1992年9月1日,國家物價局宣佈,從當日起國家將571種生産資料産品定價權交給企業。標誌著我國能源價格改革步入新階段。

1993~308年,市場機制逐步引入能源行業。能源價格通過小步提高到累积放開,市場調節比重逐步加大,打破了國家單一定價的局面,取得了一定成效,但能源價格改革與这些領域改革相比步伐緩慢。

長期以來政府對能源價格實行管制,設定“政府指導價”,國內大累积能源價格顯著低於國際能源價格,無法真實反映能源作為稀缺資源的實際價值,中國成為世界能源的價格“洼地”。

經過30年的改革開放,我國在經濟、政治、社會的方方面面均取得豐碩成果,改革在各個領域不斷深入推進,但能源價格改革卻时不时步履維艱。社會絕大多數商品在市場機制的調節下,交易價格由供求雙方自主達成。能源産業作為國民經濟的基礎性産業,既是生産資料又是消費資料,能源産品的價格變動關係到生産和心活的各個層面,可謂“牽一髮而動全身”,或者我國能源價格改革本著謹慎、求穩的方針推進。

(二)我國能源産業定價機制的演進過程

1.石油

1998年以前,中國原油和成品油定價是單一的政府定價模式,定價機制多样化,價格調整完整受國家計劃支配。

1998年後我國對原油和成品油價格形成機制進行了重大改革。國內原油價格實現了與國際市場的接軌,成品油價格由原國際計委以進口完稅成本為基礎加國內合理流通費用確定零售中準價,中石油、中石化集團在此基礎上可上下浮動5%的幅度內確定具體零售價。通過這次改革,國內成品油價格確立了與國際油價變化相適應,在政府調控下以市場形成為主的價格形成機制。

30年6月,國家對國內成品油價格形成機制進行了進一步深化改革,國內成品油價開始參考國際市場價格變化相應調整,當時參考的可不还都可否并能 新加坡市場的油價。

301年,原國家計委對成品油價格形成機制進一步改革,由單純依照新加坡市場油價確定國內成品油價格改為參照新加坡、鹿特丹、紐約三地市場加權平均價格調整國內成品油價格,當國際油價上下波動幅度在5%~8%的範圍內時保持油價不變,超過這一范圍時由國家發改委調整零售中準價。

307年,國家發改委確定了以“原油加成本”為主要內容的成品油價格形成機制。以布倫特、迪拜和米納斯三地原油價格為基準平均值,加带带煉油成本和適當的利潤空間以及國內關稅、成品油流通費等,同時 形成國內成品油零售基準價。

2.煤炭

1979~1984年,以調整煤炭價格水準為主,通過以國家統一提高統配煤礦出廠價格彌補煤炭企業生産成本上升。

1985~1988年,允許地方煤礦及鄉鎮煤礦等非統配煤礦生産煤炭隨行就市,統配煤礦實行包乾産量執行計劃價格、超産煤加價的雙軌制,調放結合,後期逐漸轉向以放開為主,市場化取向增強。

1988~1992年,採取各種加價依据保證煤炭企業的生産經營,然而中間環節各種加價的好處並未返還到煤炭生産上,國家每年還必須給予統配煤礦几滴 補貼。

1993~301年,除電力用煤執行國家指導價外,其餘煤炭産品均隨行就市,由供需雙方按市場行情議價銷售。煤炭市場處於“計劃煤”(電力用煤)與“市場煤”的雙重價格體系之下。

302~306年,國家撤销了電煤指導價,但為了促進煤電雙方順利簽訂煤炭購銷合同,在每年的煤炭訂貨會上仍然發佈一個參考性的協調價格,具體價格仍由供需雙方協商確定。

306年底,國家發改委摒棄了30年之久的煤炭訂貨會形式,改用電視、電話會議形式指導全國煤炭、電力企業實現真正的市場交易。

目前,煤炭是能源産品定價市場化程度最高的。“計劃煤價”和市場煤價的差距不斷縮小,煤價逐漸統一。政府開始退出對煤炭産品的價格干預,煤炭價格隨行就市,由供求雙方自行在市場交易中確定。

3.電力

1985年以前,電力由政企合一國家獨家壟斷經營,國家規定的指令性價格長期不變。

1985~1997年,為了解決電力供應嚴重短缺的問題,實行了發電市場的累积開放,以鼓勵社會投資。1995年,我國開始允許外商投資電力項目,“獨家辦電”的體制被打破。

1997~302年,加強市場調節力量以打破行政壟斷來建立規範有序的電力市場。1997年,國家電力公司成立。1998年原電力部撤銷。同年,“廠網分開,競價上網”開始在六個省市先行試點。政府的行業管理職能移交到經濟綜合部門。

302年4月,國務院批准《電力體制改革方案》被視為電力體制改革開端的標誌。新方案的三個核心累积是:實施廠網分開,競價上網;重組發電和電網企業;國家電力公司分拆為11個公司,同時 成立國家電力監管委員會。

303年7月頒布的《電價改革方案》將電價劃分為上網電價、輸電價格、配電價格和終端銷售電價;發電、售電價格由市場競爭形成;輸電、配電價格由政府制定。

304年底國家發改委發佈《關於建立煤電價格聯動機制的意見的通知》,規定以不少於6個月為一個煤電價格聯動週期,若週期內平均煤價較前一個週期變化幅度達到或超過5%,便將相應調整電價。

305年5月~306年5月,二次煤電聯動相繼實施。

目前,從我國電力價格改革的進程來看,廠網已經分開,競價上網逐步開始試點,然而輸配電價並未獨立定價,終端銷售電價仍受政府控制,“煤電聯動”運作不暢,市場配置資源的作用還遠未發揮。

4.纯天然氣

1978~1987年,國家統一對纯天然氣指導定價。

1987~305年,國家將纯天然氣劃分為計劃內氣量和自銷氣量,並對計劃內、外氣量實行價格雙軌制。

305年12月國家發改委公佈新的纯天然氣價格改革方案:纯天然氣出廠價格由目前政府定價、政府指導價並存,統一改為實行政府指導價,供需雙方可按國家規定的出廠基準價為基礎,在規定的浮動範圍內協商確定具體價格。

307年4月底國家發改委再次在成都舉行會商,並傳遞出纯天然氣價格改革的一個基本原則:今後國內纯天然氣價格改革的方向是“先商品化、後市場化,最終目標要與國際原油價格接軌”。具體思路是:計劃在3~5年內,建立油氣價格聯動機制,以每年5%~8%的幅度不斷上調纯天然氣價格,實現價格並軌。

目前,中國陸上纯天然氣價格主要由政府定價或政府指導價格。纯天然氣定價政策基本可不还都可否能概括為:採用成本加成為主並適當考慮市場需求的定價依据。其中,管道運價和出廠基準價均由國家發改委制定,纯天然氣配售價由省級政府價格主管部門監管。